返回首页

马云刘强东炒作996是要倡导一种奋斗精神,还是要构建一种社会制度?

李光满 原创 | 2019-04-15 17:11 | 收藏 | 投票

  最近,996一下子火了。3月26日,一位实在受不了996的程序员,在程序员最流行的网站GitHub写下了一段话,并发起了名为“996.ICU”的开源项目,含义是“工作996,生病ICU”。其实这话出来后并没有火,之所以火是因为马云和刘强东参与炒作,马云和刘强东将996和8116+8的话题转移到了人生奋斗方面:所有不996或不8116+8的人,都不是刘强东的兄弟,都没有福报和美好的未来。

  4月11日在阿里巴巴内部交流活动时,马云对员工说:“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这是不是让你有一种不赶早做奴隶,不趁现在努力做奴隶,将来就会想做奴隶也做不上奴隶的感觉?第二天,也就是4月12日,4月12日,另一大佬刘强东也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地板闹钟的故事》一文,对近来热议的996工作制表态。刘强东说的不仅仅是966,而是更狠的8116+8:不8116+8,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什么是“996”?996是一群程序员用来描述自己工作时间的词汇——每天从早9点到晚9点工作,一周工作6天。有网友在网上写下了下面的话:“代码没写完,哪有脸睡觉?”“我的内心只有代码,996就像呼吸一样自然。”马云针对996的讲话主要有以下八层意思?一、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二、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996?你一辈子没有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三、BAT这些公司能够996,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四、我没有后悔12×12,我从来没有改变这一点。五、加入阿里,你要做好准备一天12个小时,否则你来阿里干什么?我们不缺8小时上班很舒服的人。六、阿里早年也加班,加什么班?加学习的班,我们八小时工作以后,我们最主要是晚外复盘、学习。七是如果你工作八小时都不快乐,你做的这个事情就没有意义,你也不舒服,所以即使你不996,你也不知道能干嘛。八是这就是生活,你选择了中国今天排名第一的公司,排名第一是要付出代价。随后,马云又针对996在微博上回应:“不为996辩护,但向奋斗者致敬!”“年轻人要明白,幸福是奋斗出来的。”马云的讲话给人的感觉是,赶紧996吧,否则你的未来连996都没有了,赶紧做奴隶吧,否则以后连奴隶都做不上了。

  那什么是8116+8?8116+8比996还要狠,是指从周一到周六工作6天,而且每天从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再加上周日工作8个小时,这个是每天工作15小时,我相信当年在美洲大陆庄园里当奴隶的黑人的劳动强度也不过如此,怪不得那位程序员说生病ICU呢。刘强东还称:“混日子的人不是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拼杀于江湖,一起承担责任和压力,一起享受成功的成果的人!”这话说得很慷慨激昂,可惜这话不是对他的兄弟们说的,而是对他的员工们说的,兄弟和员工,自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兄弟讲感情,员工讲依法工作并获取报酬。

  这里我们会想起中国庞大的农民工群体,这个庞大的农民工群体其实要比这些高智商高收入的程序员要惨得多,他们在被称私营或外资工厂里每天像机器一样重复干同样的机械似的活,工资却少得可怜,最可怜的是,他们经常还会在年终拿不到工资。当然最惨的还不是农民工,而是在一些黑心煤窑里整天在暗无天日的矿井中挖煤的那些黑工,甚至很多还是童工,他们就像奴隶,很多这样的黑矿工最后死在了矿井下,没有任何人知道。现在我们知道,中国外贸经济的起步其实就是靠那些农民工完成的,中国的农民工还曾经成了美国时代周刊杂志的封面人物,当年的农民工如今还是农民工,而且还制造了两个特殊群体,一个是留守儿童,一个是农民工二代,还有一点区别是,没有任何经济学家去关注关心农民工群体,农民工成为了我们改革开放年代的一个最特殊的群体,以极大的耐受力、以极低的收入忍辱负重支撑着一个国家的崛起,直到今天,谁还记得那些拼死工作的农民工?他们又有谁通过自己的966奋斗成为马云或刘强东?十三名富士康员工最终选择跳楼自杀成了农民工或者农民工二代的某种符号,那真的是一个国家崛起过程中一个群体的某种宿命吗?

  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叫程序员群体,或者叫做码农,虽然并没有农民工群体悲催,工资收入要比农民工高得多,几乎是这个社会工薪阶层中的中等收入群体,而且工资都能够准时领取,没有企业主克扣他们的工资。但不知道怎么的,这么一个高智商、中等收入群体就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那就是他们变成了一个产业链中的一个没有生命活力的链条,他们无法摆脱机械似的命运,被资本家纳入产业链条,他们的命运看似很自由却无法由自己支配和控制,特别是当经济处于转型期,很多高科技公司大量裁员的时候,他们就变成了一个问题996,“工作996,生病ICU”就成了他们的悲剧命运,甚至还有刘强东似的更冷漠的8116+8,一个真正的码农,信息时代机器上的一颗镙丝,一个伟大时代里的一群卑微的灵魂。

  再者,这些码农并不是创业者,他们只是在干一分工作,他们能够成为刘强东的兄弟吗?他们能够从马云那里获得幸福感吗?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他们在马云或刘强东的企业里只是一个打工者,除非你是一个已经拥有了股份的高级打工者,你永远体会不到创业的激情和快乐,也没有成功的满足感,你所担负的只是一份工作,只是完成一个职责,无论是马云还是刘强东都不会给你股份,没有股份你就不会成为企业的主人,在中国,我所知道的只有华为的股份是分给所有员工的,包括任正非都只占有很小的股份,拥有股份才能成为主人,现在那些码农们只是在这个企业里承担一份工作责任,按合同领取工资,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年龄或因为能力或因为市场因素而被解除了劳动合同,这个时候,马云和刘强东却要跟你谈创业激情,谈兄弟感情,这真实吗?这真诚吗?我怎么觉得他们这些人跟他们的员工大谈996,大谈8116+8有点可耻呢?

  马云和刘强东这些企业主或者资本家,跟员工首先要谈的应该是怎样按国家法规落实八小时工作制,因为他们是企业拥有者、管理者、经营者,这个时候,你不谈遵纪守法却在违反八小时工作制的劳动法之后大谈什么人生理想激情和兄弟感情,这是无耻呢还是很无耻呢还是更无耻呢?

  现在马云们是当今中国最大的企业主之一,最大的资本家之一,他们联手炒作什么996和8116+8,视“工作996,生病ICU”为一种正常生存状态,一种崇高的人生理想,是什么意思?难道到了信息化时代就可以不按八小时工作制执行了吗?就可以公开甚至想合法的占有员工八小时以外的工作时间,甚至还要将这种非法行为合法化并将其当作这些受愚弄的员工的人生理想吗?

  马云现在不是一个普通的创业者,而是一个资本家,他在阿里巴巴无论工作多长时间,甚至整天待在阿里,也是正常的,因为你是阿里白大股东,刘强东也是一样,你是京东的大股东,我不否认你们在创业阶段吃了很多苦,很有理想、激情,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们是老板,你们可以对社会上的创业者说996或8116+8的激情和奋斗精神,但对你企业的员工而不是对创业者说这些,你们要996或8116+8就很无耻,因为你们是在鼓励本企业的员工为企业无偿加班,并将这种加班视为合法,不仅如此,你们是在本企业创建一种966文化或8116+8文化,这是一种威胁,所有员工如果不能融入这种966文化或8116+8文化就必须滚蛋,所以员工必须适应966或8116+8,必须为阿里或京东966或8116+8,否则只好被淘汰,被扫地出门。

  于是我们会发现,当966或8116+8成为一种文化,成为一种员工的必然选择,就会成为一种被广泛认可的社会制度,这个时候你还会认为马云和刘强东是在跟你谈人生谈理想谈创业激情谈兄弟感情吗?其实如果我们说得更深刻一点,马云与刘强东和你们并不属于一类人甚至已经不属于一个阶级,他们要的是从这些员工身上获得更多的财富,榨取更多的剩于价值,至于程序员或码农们需不需要更多的休息,需不需要更多的娱乐,需不需要正常的家庭生活并不是他们所关心的,那个半夜鸡叫的地主还只是偶尔让鸡提前叫,让雇工们多干活,而马云和刘强东们所需要的是建立让全体员工超时工作的一种制度,不仅合法,而且让员工愉快地超时工作,因为他们让你们相信那是在为你们自己工作,你们是在为自己创业,是在拼命追求自己的人生理想,只要不ICU就会追求不止。只有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员工才会心甘情愿的996和8116+8,才会一直工作到进入ICU为止,这不仅是在打鸡血,而且是想构建一种全社会认可的无怨无悔为资本家无偿服务的制度。

  我们应该建立一种不管是什么制度什么时代什么社会都为工人说话、保障工人权益的制度,这种制度不会因为经济萧条就会被资本家践踏,资本家跟员工不谈八小时工作制的权利而大谈基于996或8116+8的奋斗精神或兄弟感情,就是耍流氓。

  996或8116+8不是奋斗精神,而是违法,这个社会如果所有的资本家都站出来如此无耻地为他们的违法行为辩护,将他们这种违法行为披上奋斗精神的光环,那么这个社会就可能已经从为穷人为大众服务向为富人为少数人服务倾斜。

  “工作996,生病ICU”是一个悲催的状态,可有人将这种悲催的状态美化成一种奋斗精神和兄弟感情,要这种状态制度化永久化。农民工的后代正在成为农民工二代,35岁以后的码农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命运?我们希望他们的未来不是失业,不是ICU,而是长期稳定的工作,是张弛有度的工作,是能够努力工作又能够照顾家庭的状态。对于马云和刘强东们,我只能说,或者守法,或者闭嘴,不要无耻地跟自己的员工谈996的奋斗精神和8116+8的兄弟感情。

个人简介
察网专栏作家,自由撰稿人,新闻高级编辑。
每日关注 更多
李光满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