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习是个人化过程——痛并快乐着

陈春花 原创 | 2019-03-14 13:1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学习 

  导读:在今天这个供大于求的商业环境中,无论是对企业还是对个人,一个非常重要的要求是,有没有能力从未知中找到未知,而不是从已知当中寻求未知。未来是一个创造的过程,创造力这个能力的重要获取来源就是教育。整个社会的进步速度已经超过了个体的进步速度,而教育可以让个体的发展跟社会发展同步,甚至可以领先,那我们就可以推动社会的发展。以下是陈春花老师于32日在北大国发院面向MBA在校生及校友的主题分享。

  在我所有过去的成长过程当中,有一件事情对我帮助最大,就是在大学里受的教育,以及这个教育伴随我之后所有的时光。与大家分享这个话题,是希望能让你我之间找到一些共鸣。

  1

  什么样的人具有未来属性?

  最近,我所有的研究让我反身讨论,什么样人具有未来的属性?我们知道未来遇到最大的挑战,叫做不确定性或者未知。人类在过去走的路,其实一直都在寻求认知边界的不断拓展。

  我们从事商业和管理的人,很大程度上都在满足需求,每一次商业的出现和创新,都在回答怎么满足顾客的需求。经历了非常长期的努力之后,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都遇到了同一个挑战,我们称之为供大于求的商业环境。如果仅仅去满足需求,你遇到的挑战和竞争已经超乎你的想象。

  那么什么样的企业接下来会有很大的可能性呢?其实是创造需求的企业。所以在今天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是,你有没有能力从未知中找到未知,而不是从已知当中寻求未知。这个巨大的转换,无论是对企业、对个人都是同样的,包括做老师,因为几乎所有的学科和领域,在今天的技术冲击下,都必须重新定义。

  最近六年来,我不断地研究什么样的人可以面向未来,什么样的企业可以面向未来,什么样的组织可以面向未来。在这个话题的研究中,我最近抛出最重要的一个词——未来领导力。未来是什么?未来是一个创造的过程。你创造的未来就是你的未来,它既不是预测,也不是判断,也不是你过往能力的积累。

  今天,我们创造出一个以前从没有过的「线上世界」,但是这个世界花了多少时间被创造出来?我分享一组数据给大家。

  1989年,全球用互联网来工作的人有400多人(不含写邮件、通讯);2018年,全球用互联网工作和生活的人,突破了40亿。这意味着一个依赖互联网生存的人口成长速度超过了人类真实世界的增长速度。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到了70亿,互联网世界从1989年到2018年就有了40亿人。

  有人说,陈老师,我是做石油的,互联网与我没啥关系。我回答说,有40亿人在互联网世界里,恐怕就不能没有关系,然后更多的人跨界,新能源一定会把石油行业冲击掉。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世界其实离你很近,它不断创造新兴的东西,怎么能够用未知创造未知,这是你一定要掌握的。

  2

  教育的步伐永不能停止

  用未知来创造未知的时候,实际上是通过你所具备的能力去做,而最重要的能力获得来源,其中之一是通过教育。最近六年在做研究的时候,反而让我更多地探讨:教育到底起什么作用?教育到底能帮助大家做什么?

  从幼儿园开始算,我们经历了非常长时间的教育,教育的整个环节其实是完成这个功能:「人类教育活动和教育系统对个体发展和社会发展产生的作用与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教育对我们如此重要。

  很多人说,陈老师,我在家学,父母教我可以吗?比如,有一些家长认为中国现在的中小学教育对孩子帮助不大,就送他去私塾,或者国学学校,或者在家自己带。

  我没有反对这个方法,但是我并不支持。因为教育完成两个最重要的功能,一个是对个体的发展产生作用和影响,一个是对整个社会的发展产生作用和影响。如果个体的教育跟社会是完全剥离的,其实并没有完成教育的功能,只是做了知识的传递。如果你理解为教育是一个知识学习,这是教育最窄的一个部分。教育更广泛的作用,是能够让个体真正发展,以及社会发展。

  我从事教育的时间非常长,最深的感受是:如果你本人是一个不断发展的人,教育的步伐永不能停止;如果国家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社会载体,在教育上就必须持续地投入,不能停止。

  我个人是做组织研究的。从有记录的正式组织算起,过去的一千多年来,能存活下来的机构一共83个,其中75个是大学。为什么大学可以活得这么久?因为大学永远是年轻的。按照大学的发展来看,它是推动进步的,就一定是面向未来的。大学招一届又一届的年轻人进来,年轻人学习后,到社会上就推动社会的进步了。

  今天,我们开放了这么多的概念给大家,因为整个社会的进步速度超过了个体的进步速度。按照年龄划分,大家所学的东西不足以帮助大家与社会同步进步。所以,现在大学都在做一件事情——终生教育

  比如新加坡国立大学,他们做了一个调研,研究大学毕业后的20年,所学的东西被淘汰的过程。他们发现,如果学习的力量不够,个体被淘汰的时间大概就在45岁到50岁之间。因此,大概从五年前开始,新加坡国立大学做了一件事情:只要是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毕业生,它提供未来20年的终生教育。反过来,麻省理工和斯坦福开始做开环大学,延长你的毕业时间。

  所以我需要大家一定要理解,教育不是学位,不是知识和考试。教育的根本核心是在受教育的过程中真正得到个体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更重要的是,经过教育之后,让自己的发展跟社会发展同步,甚至可以领先,这样我们就可以推动社会的发展。因此,大学的作用是帮你完成最后一个动作,就是让个体发展转向社会发展,两者合一。

  3

  个体社会化的四个自我训练

  在大学里,从个体的角度,如果要完成个体向社会的转化,需要你学习四个方面的东西。

  1.学习生存技能

  生存的技能是你是否知道社会最有价值的领域和方向。有人跟我说,陈老师,我从来不用微信。我说,你讲你不用微信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代表性,因为你花费成本让很多人帮你用。为什么我这样回答他?因为生存的基本要求就是能跟别人沟通,今天最主要的沟通载体就是微信,所以这不是你要不要赶时髦的问题,而是你了不了解今天生存的基本要求是什么。

  2.内化社会文化

  要有能力内化社会文化,即可以在任何的环境下都找到一个生存的机会,真正地跟这个环境去共舞,把你的才能发挥出来。

  3.完善自我观念

  认识自我是一件最难的事情,我们认识自己有三个障碍。

  第一个障碍是太过自我。

  要摆正你与别人的关系,与外界的关系。我为什么鼓励大家参加极限环境下的自我理解,因为在极限环境下的时候,你很容易把自我唤醒。

  比如你觉得自己身体很好,当你走沙漠的时候,最先痛的那个地方应该就是比较弱的地方。发现这个障碍之后,不断跟外界融合,去突破它,你会发现原来你的自我是可以延伸的。

  不在一个极限环境下,你并不知道自我边界在哪里,同时你也不知道你可以突破它的能力到底在哪里。在这个极限的环境下,你知道不能给别人添太多麻烦,所有人都是很艰辛的,因此不断地要求自己想办法完善自己。当把赛事全部做完的时候,你会恍然大悟,你是可以完善自己的。

  第二个是你的经验。

  经验让你老是认为有些事情你就是懂,但是我想告诉各位,有可能我们就真的不懂。如果你不愿意把经验拿掉,其实是没办法成长的。

  最后一个障碍是事实和你认为的事实之间是有差距的。

  我们一致认为老师就是什么都懂的,其实老师不懂的东西比他懂的东西要多得多。所以你向老师提问的时候,老师给不到答案就告诉你「我确实给不到,看看其他同学能不能给到」,你应该欢欣鼓舞,因为你找到了一个问题,让更多人去思考,而不应该欢欣鼓舞地说我让老师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这就是自我完善不够。

  4.学会承担社会角色

  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中的角色非常多。

  第一个是最重要的一个角色,血缘的角色,也就是你的家庭,这被我们非常多人忽略掉,认为这不是一个社会角色。在血缘角色的要求中,根本没有对错,你对家就是义务和责任。

  第二个是职业的角色。比如说我的职业是教师,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非常认真地把我所要讲的课程讲好,让参与这个课程的人有收获。为此我去做研究,做企业调研,甚至去企业实践,然后我才可以把这个课讲好。

  第三个角色是社会人角色,我们称之为一般意义上的角色,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公德心。当你学会承担这些社会角色的时候,你才真的进入社会化。

  整个大学教育我们至少要你懂这四个部分,不只是考试,不只是拿文凭,不只是哪一门成绩的高低,而是要通过这些课程的安排,得到与老师的交流,以及所有在课程中的训练。今天,我请大家对照自己在这四个方面上的自我训练够不够,或者我们是不是努力做了这四个方面的训练。

  4

  学习是个人化过程

  痛并快乐着

  教育的另一个功能是对社会发展要起作用,所以有人问我,如果回顾改革开放40年,什么最重要?我认为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恢复高考。如果没有恢复高考,我觉得这40年我们很难取得这个成就。在整个改革开放40年当中,还有一个也很重要,就是我们从1992年开始开放工商管理教育,让更多人有机会学习商业知识和管理知识。这些都是教育对这个世界和中国发展进步的推动。

  学习的概念非常奇特,它是一个完全个性化的动作。我每次都很喜欢用这段话来解释什么叫做学习。

  太阳把阳光洒在大地,它并没有决定在哪里撒得多一些,在哪里撒得少一些。每个人能够得到多少阳光,取决于我们自己。

  阳光普洒大地,得到的多还是少不取决于阳光,取决于你怎么去接受它。在学习中,我们最重要的是不断地告诉自己,其实我知道的东西很少。

  苏格拉底有一个很著名的「对话」,当苏格拉底发现他没有办法教学生,怕他教的东西会错,就采用了一个叫做「苏格拉底对话」的方式,他不断地问,学生不断地答,不断答的过程引申他又不断地问,最后答案是你自己得到。

  这就是现在哲学上最高智慧采用的方法,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对学习的描述,一定是你自己去寻求答案。如果你要学习,你一定要训练自己寻求答案,这样,你的学习力就会非常强。

  接下来是创造需求和面向未来的时代,很多东西没有答案,你创造出来的就是答案,所以今天比以往有更多的新机会和更多的可能性。以前拥有信息和拥有资讯的人机会多,这是用已知推未知。但今天,如果你有能力创造,完全是从未知创未知,这就是我说的真正的学习能力。

  学习是一件又痛又快乐的事情。为什么痛?这四个东西决定学习很痛。

  第一,学习是一个否定自己经验的过程。比如在组织行为学当中,过去我们要求个人绝对服从组织,但是在今天,绝对服从组织的人创造力不够。所以我自己先否定自己过去的经验,这个过程是很痛的。

  第二,学习是一个发现自己不足的过程。你不断地学就会发现自己的不足。过去,我做了一个实验,让本科生把这一年50个最潮的词列出来,看我知道几个。2013年的时候,50个词,我认识46个。2016年,50个词,我只认识3个。我知道我离这个时代很远了,所以我尽可能地跟年轻人交流,以保证我不被这个时代淘汰。

  第三,学习是一个认知自己局限性的过程。我去过很多趟戈壁,让我发现自己的两个局限性。第一个局限性,我不太会呼吸,因为如果我的呼吸跟运动是平衡的,我就不会那么累。第二个局限性,我发现其实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毅力,连续走8个小时实际上是走不动的。当局限性不断地出来,就去突破它,最后发现走四天其实是可以的。

  第四,学习是一个否定之否定循环往复持续提升的过程。我现在每一次来给大家上组织行为学,都是重新备课。虽然讲义、教材都没变,但我自己一定要求讲的内容要变,就不断地要否定,这个过程也是很痛。

  我觉得学习最大的好处是它可以让你胜任任何的职业,胜任人生任何的阶段,胜任我们要承担的任何一个角色。并不是说因为你有经验你才能胜任,你在尝试任何一个岗位之前一定是没经验的,但是当你有足够的学习能力时,你是可以胜任的。

  学习可以达成这四样东西:

  1.不局限于某个专业,其实你是有一种会做事的能力;

  2.不局限于专业知识,因为学会了跟人家合作,然后不断成长的一种知识;

  3.不局限于技术,因为拥有那种热情和对人性的透彻理解;

  4.不局限于自己的自信,拥有对于自己与他人、与社会达成的自信,甚至相信知识带给你的力量。

  所以什么叫学习?学习一定是一个个人化的过程,没有人可以帮你,如果想借助于老师,那不过是外部的力量,真正的学习一定靠自己。只有在你真正学习的时候,你就有了四个痛,也有这四个快乐,所以学习是痛并快乐着。如果你整个学习过程,四个痛没感受,四个快乐也不是那么愉悦,那我认为你没有参与学习,只是虚度了光阴。

  5

  学习对自己的教育

  最后想与大家讨论的是如何理解教和学。作为一个管理学的老师我能贡献什么?

  1.让管理者反思

  在管理学的教育中,最重要的是,通过课程,在组织管理中你能思考和反思的到底是什么?如果你觉得自己管理岗位不够高,我可以告诉大家,在任何的情景下,每个人都是一个管理者,首先是对自我的管理

  我希望大家珍惜上课的时间,在课程中把现实完全放掉,安静地留在教室里面,听着老师讲解的内容去反思你所有的行为,这个过程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作为老师,我们在讲授理论的时候,必须在相应理论和知识的理解当中引发这种反思。

  2.传授分享而非知识

  管理学与别的学科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更大程度上其实是应用。什么是领导的概念?领导的定义很明确,让他人去做领导者要做的事情。但如果我把这个知识给你,你背清楚了,但是在现实中,没有一个人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就说明你不懂这个概念。领导并不是领导者自己的功能,领导是所有管理者的功能。因为任何人都无法独立完成一件事情,所以一定要让其他人做他要做的事情。

  3. 教晓综合而非分析

  所有管理的问题不是说营销归营销,战略归战略,组织归组织,领导力归领导力,文化归文化。任何一个管理的实际问题是这些问题的相互影响,因此,我们在学习中,要想办法把它综合起来。

  4. 启发思考而非解惑

  老师不是回答你的具体问题,而是让你学会一种思考,让你可以解决任何的问题。

  这就是我对老师「教」的要求,也是过去从事管理教育这么多年对自己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够唤醒和激发学生内在的力量,这其实对教很重要。

  几乎所有的年轻人好像考完高考,精神全没了,我觉得这是我们教育很大的失败。我们教育的挑战,就是把那些参加完高考的人,变得更有激情、更有精神,这是教育要做的事情。所以我们才有了这个概念,通过老师,让无论是受教育者还是老师本人,不断地被激发,不断地反省和检查自己,然后不断地去提升。

  我觉得学习是对自己的教育,因此,我写了一本书叫《大学的意义》,大学是让自己能够教育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够面向未来的人,让自己能够不断地创造和推动自己成长。

  教育为什么是一个学生的自我觉悟?因为其实它最终还是你自我学习的过程。当你能够完成这个过程的时候,我认为这个大学非常好。所以大家记住,大学并不是指本科的那个阶段,是我们回到这个学习场景下,持续成长的那个过程。(本文完)

个人简介
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学教授,主讲巨变时代的组织管理。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