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如何使降准资金流向政策指向?

莫开伟 原创 | 2019-05-08 12:45 | 大发排列3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小银行 信贷投放 

  近日,央行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从11%降至8%。据统计,全国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对于央行此次降准,其实已早在市场预料之中,且之前央行一个月内曾就坊间谣传央行降准进行了两次辟谣,实属罕见。然而,无论如何,央行选择此节点降准,依然引发社会广泛地反响和联想:此次降准到底有何深意?其降准背后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显然,要将这些问题全部搞清楚,需要我们对当前客观经济运行环境及政策环境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才能对此次央行降准有一个比较全面、准确的认识。

  就目前客观经济形势而言,央行降准指向十分明确,就是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扶持实体经济力度、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等相关政策要求,为实体经济发展营造宽松有利的货币政策环境。在今年2月中央政治局第13次集体学习上,习总书记指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亦要求,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支持实体经济,加大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力度,释放的资金全部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同时,此次定向降准着眼于建立政策框架,是贯彻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有利于处理好总量和结构的关系,用改革的办法优化金融供给结构和信贷资金配置,支持中小银行更好地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就我国货币政策操作而言,央行降准意在推动金融供给则结构性改革,建立供需平稳、灵敏有效的货币信贷供给体制,避免过于频繁的货币政策操作而造成金融市场的不稳定。4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提出“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很明显,央行此次降准预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正式启动,可有效扩大信贷资金平湖,从根本上提高全国中小银行机构、尤其是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信贷供给能力。同时,此次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从11%降至8%,与农信、农合等持平,主要有利于贯彻落实中央精神和推进定向调节。且最为重要的是有利于建立“有所区别”、避免“一刀切”的层次分明的银行机构存款准备金体系,极大地增强我国银行存款准备金的弹性,促使我国银行存款准备金制度形成更加清晰、简明的“三档两优”基本框架,既可兼顾防范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服务小微企业,有利于优化结构,也可更加简化政策体系,对金融机构的引导作用更明确,操作性更强。而且,也可推动银行机构实现信贷资金来源与资金运用相一致,解决中小银行机构吸收资金困难加大、而信贷资金需求不断增长的矛盾,营造更加有利于中小银行机构成长的货币政策环境。

  就国际经济形势而言,美联储因为美国经济增长率、就业率,尤其是通货膨胀率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不仅不会加息,还有降息的可能,这为央行再次降准及下一阶段的继续降准创造了有利条件。最近,美联储议息会议动态显示,继续保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2.25-2.5%不变,原因是美国2月份就业情况几乎没有变化,近几个月平均就业增长一直很稳定,失业率保持在低位。同时,美国第一季家庭支出和企业固定投资增速放缓。而且,同上年同期相比的整体通胀下降,主要是由于能源价格下跌,不计入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通胀率保持在2%附近。于是有研究机构预测,美联储今年可能不会加息,甚至还有可能会降息,美联储加息序幕或将告一段落。美联储停止加息或者降息,对世界货币又将带来一定利好,无疑对中国将带来更大的货币政策操作空间,央行无疑会抓住这一有利的国际金融环境,适当降准,并以此推动中国银行机构存款准备金新体系建设,争取国内银行机构在支持经济发展上展现更为积极的作用,以刺激经济尽快复苏。

  就当前中小银行金融机构实际而言,上半年信贷投放需要量大,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处于相对困难状态,央行此次降准无异于“雪中送炭”,可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中小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紧张矛盾。目前现实情况是,大型银行机构往往对中小微企业信贷投入缺乏足够的兴趣和信心,绝大部分中小微企业都是靠中小银行机构信贷支持;尤其是涉农中小银行机构更是支持“三农”发展的主力军。据央行数据,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一系列支持政策的落实,小微企业融资状况已有明显改善,截至1季度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比年初增长16.85%,较各项贷款整体增速高12.4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户数290.13万户,比年初增加45.22万户,阶段性完成了“两增”目标。然而,如果再要继续扩大对中小微实体经济及“三农”贷款规模,不少县域中小银行机构存在较大困难,因为在吸收存款上,中小银行机构处于劣势,如果不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势必会影响信贷投放的持续增长。尤其,涉农贷款上半年是投放旺季,此时降准更有利于涉农中小银行机构信贷投放的扩张,对今年“三农”发展将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就普惠金融而言,不仅有利于央行建立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且更能化解中小金融机构推进普惠金融服务的矛盾,使中小银行机构实施普惠金融有比较稳定的资金来源,更加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2019年,我国货币政策是要保持较为科学合理的结构性,既不能大水漫灌,也不会过于紧缩。主要特点是要疏通货币传导机制,加大对迫切需要流动性的实体经济的支持,特别是民营小微经济的支持。这次通过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再次反映了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用意。中小型银行是民营小微经济的主要资金来源。对其降准可以更加有效实现货币政策的结构性目标。更要看到,此次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对象是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约有1000家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可以享受该优惠政策,将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并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这将明显有利增强服务县域经济的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促进其降低融资成本,更好地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而且,此次定向降准等于给了市场一个信号,优惠准备金率的框架已经上路,未来还会持续推进。

  此外,也要看到,央行此次降准也有对冲国内经济与金融市场的潜在风险的考虑,以聚集经济增长新动能,确保我国经济增长目标的实现。刚刚公布的4月份PMI数据低于预期,在3月份实体经济大幅超预期反弹的前提下,4月份实体经济有所回落是大概率事件,经济基本面可能出现适度降温。PMI下滑已预示了这一点,之后陆续公布的宏观数据也会有所体现。此外,由于猪肉价格的显著上升,4月份通胀压力也可能会有明显的上升,PPI适度回升,CPI也可能上升较大。且今年A股走势较为强劲,几乎呈现单边看多趋势,累积了较多的风险,在内部和外部潜在风险影响下有可能出现较大幅度回调。在此背景下,定向降准体现了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的原则,对冲潜在的内部与外部风险。

  最后,需要重视的是,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我国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新体系,降准固然重要,但结构性货币信贷政策要真正显现支持中小微企业及“三农”功效,还是不能仅止于一降了事,应建立降准动静态观测体系,建立对降准资金作用去向灵敏监督考核体系,加大金融问责力度,让降准资金真正流向政策指向的地方,使央行货币政策作用力不偏向,释放支持我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潜能;否则,降准的作用会被大打折扣,或者完全背离政策导向,这一点已有前车之鉴,并非杞人忧天。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