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城市化究竟是把城变成了镇 还是镇变成了城?

陈功 原创 | 2019-04-04 12:0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城市化 

  北京是首都,也是中国的一个有三千余年建城历史、八百六十余年建都史的历史文化名城,历史上有金、元、明、清、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时期)等五个朝代在此定都,所以生于斯、长于斯的北京人,一向是骄傲的。都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特能侃大山,当然能侃,北京3000年的这些事儿,故事一时半会说不完,就是哑巴都会开口讲话的,何况怕您闲得慌的北京出租车司机呢?!要是您一直住在某地儿的“新城”,那恐怕想讲也没得可讲吧,反正大家都一样。出门就是巨宽的马路,看不到周边的邻居。眺望城市广场,最显眼的大楼肯定是市政府,要瞧一眼广场对面儿的女朋友,最好得用望远镜,否则就能认错人。是不?

  北京人不喜欢这样的“新城”,喜欢的是有着3000年味道的老北京。喜欢的是北海的青柳,什刹海的落日,喜欢的是胡同里老街坊的欢乐,老酒馆的芳香,小店里的喧哗,树荫下的知了声,还有人间四月天的风和湛蓝如洗的长空。这一切,都是北京人儿时挥之不去的记忆。

  现在的北京变了,变了味儿的北京,从古都变成了乡村。

  周末上街,一天就看到两起司机在马路中间停着车,互相之间,摆着阵势,用非北京口音在叉腰大骂,看看车牌,都不是北京的。其实,那都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互相别了一下,在过去的老北京,立马就会站出老人来评理,现在的马路太宽、太宽,北京的老人儿也都快死绝了,所以再不会有人管这些事了,估计只要互相骂不死,也会自己走人的。关键是要较劲,讲究不吃眼前亏,马路再宽,也跟村里的一样。

  陪着老外去了一趟锣鼓巷,记忆中的锣鼓巷还是挺有北京味的。狭窄的巷子,合着自行车的铃铛声儿,夹杂着不少的咖啡馆、茶馆、酒吧和餐厅,空气中还飘着音乐和歌声,自有一股子散漫和悠然自得的京味浪漫。到了才知道,锣鼓巷的记忆那是过去了,现在的锣鼓巷,人比过去多得多了,但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几乎看不到北京人儿了。咖啡馆和茶馆,早没了踪影,酒吧寥寥可数,餐厅也是三线城市恐怕都没什么人去的餐厅,路边商店里摆卖的都是专业旅游小镇批发的商品。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妇女站在人潮中的巷子里扯着嗓子大哭大叫,“俺的娃没了”!旁边站着一位不知所措的北京胖大叔协警,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尴尬地陪着发愁。

  新的北京,新得厉害。

  城西边新的建筑群拔地而起,中间有一块空地被建成了一片休闲娱乐区。说是娱乐,其实最主要的娱乐就是吃吃喝喝。曾几何时,奥特莱斯作为现代文明代替了街边小店,随着街道商业的崩溃,北京的人,只好开车一个小时去买东西,再开车一小时去上班,这又为大家买车提供了理由;于是,古老都市里汽车拥挤不堪,只好不断地拓宽马路,而马路的加宽,又为买车创造了条件,渐渐城市里的人变得愈加微小,汽车越来愈多成了城市的主宰。就这样,车多了修宽马路,马路宽了车更多,北京就变得北京人都不认识了,整个城市变成了巨大的停车场。

  城里的街道商业,原本承载着城市的文化、传统、千年的味道和人的生活关系,现在这一切都离开了,电商趁势而起,冲垮了仅存的街道商业,人们再也不会买点东西,聊会儿天,只能选择要么开车购物,要么电商代购,再无其他选择。北京变得如此乏味不堪,变得就像中国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三线城市。还是拿那个城西边的休闲娱乐区来说吧,夜间灯光装饰的辉煌灿烂,但环顾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难得看到几个北京人,夜晚到处飘荡着到此一游的青春荷尔蒙味道,裹杂着来自五湖四海的菜香和喧闹。

  过去的北京,道路中根本没有栏杆,现在的栏杆和红绿灯也没有挡住横穿马路的人,反倒是还增加了霸坐的,翻栏杆的,碰瓷的,堵门要饭的,随地吐痰的,豪门吸毒的,韩国妆大流行,众脸清一色……。那些春节必返乡但却在京工作赚钱的人,买房之后很多还接来了父母,乡村习惯更是席卷而来,淹没了北京这座城市。在中国,都说唯有北京最特殊,全国的人到了上海,都会学点上海话,女孩在装嗲的过程中,就融入了上海,融入了海派的城市。深圳本是由五湖四海的人组成,但靠近港澳的优势,很快也就港澳化,几句白话,也带出几分地道岭南味儿。它们都能多少保有一些城市的传统,唯有北京,没什么可融入的,本来就是人人都会的普通话,一千万出头的人袭卷而来,大家又都不见外,整个城市就迅速淹没在人海中,3000年的古城迅即成了江湖大客栈。现在互联网的大普及,更是拉近了人与人的距离,一个远在西北的小青年,可能此刻就正在网上训斥北京的大教授。人人在这样的城市,都觉着万事是自己应该的,古城原本就是多神的,火神、水神、天神……,代表着对这方土地的敬畏,来了都是客,人与人敬三分,彼此尊敬是传统,现在这些悠久的礼数,早在茫茫人海中烟消云散,剩下的文化残骸就是赤裸裸的牛B、装B和傻B。

  据说,这一切都叫城市化。

  中国现在的大知识分子忒聪明,大城市都化了,小城市咋办?于是,城市化就改叫了城镇化。最后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城变成了镇,还是镇变成了城。对于老北京的人来说,3000年的城只是一曲悲歌,天上的云还在,只是鸽子不再飞翔;北京的海还在,只是鼓楼的燕子已远游,这个城市变得太快,3000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如今这城变得谁也不认识,变得无人再爱、再留恋。

  没办法,北京人给您腾地儿,挥一挥手,转身离去,走向五环外,走向未知的远方,北京欢迎您!

个人简介
安邦集团董事长、首席研究员
每日关注 大发排列3注册
赞助商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