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华尔街、硅谷的“996”有什么不同?

陈思进 原创 | 2019-04-11 13:2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大发排列3 华尔街 996 

  最近,国内有报道说“996激怒全球程序员”,并说“996”在中国司空见惯。报道称,目前国内有40多家互联网公司被指实行“996工作制”,其中包括多家知名互联网巨头。

  4月7日,全球编程界知名开发者,编程语言Python之父Guido van Rossum在Python讨论区,也针对国内开发996工作制发表评论。

  Guido向广大网友询问道:“一个星期前,一些中国程序员创建了996.icu抱怨恶劣的工作条件……我们怎样才能帮助这群(中国开发者)人。” 

  对此,CPython核心开发人员Senthil提出了三条建议:“首先让大家都意识到这种剥削,然后列出所有执行996工作制的公司,并停止与它们开展业务,最后拒绝这些公司使用Python语言。”

  所谓“996”,是指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上午9时到晚上9时),每周工作6天。程序员创建的“996.ICU”,意为“工作996,生病ICU(重磅加护病房)”。

  不过,这种看似严酷的加班文化真的只有中国独有?还是特殊行业的特殊情况?

  当年(1994年),我是以程序员(华尔街叫金融软件工程师)的身份闯入华尔街的。那时,华尔街别说中国人了,白人中哪怕东欧、南欧人都凤毛麟角,基本上都是“藤校”毕业的犹太人和WASP白人的天下,能进入华尔街的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当年我除了拼命写程序,还拼命学习金融知识,争取不断地朝金融主业转,别说“996”了,“997”、甚至“8107”(早上8时到晚上10时,一周7天)都常有,恨不得住在办公室。 

  而且,这种“996”工作制是我自愿的,也是所有华尔街人自愿的,不愿意的人也不会进来了(相信硅谷人也一样)。况且,我们的收入是美国人平均收入的四五倍、甚至更多,一般最多做到40岁,等头发掉完了,也到了early retirement(提前退休)的时候,没人抱怨,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完全是自找的,找不到反倒不“开心”了……

  其实,“996”不但是华尔街人的常态,据我所知,更是硅谷人的常态。所以,我不太明白硅谷人提出的三条建议是真心的吗?但凡做过金融、做过“码农”的都很清楚,硅谷(高科技的代表)、华尔街(金融界的别称)是特殊行业,在那里就业就得自愿付出,同时也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因此,怎么看Senthil 的“让大家都意识到这种剥削”的言论,都像是反讽调侃。

  但是,我不了解国内的情况,国内那些被“激怒”的程序员,在进入那些公司之前,不知是否有人“警示”过他们?如果他们事先知道这种工作制,也就没啥好抱怨的;但他们要是不知道,而是公司早已形成的惯性,也就更没必要抱怨了——不愿意干,不必怒,退出不干就是了。

  当然,如果收入和付出不匹配,那就是明显的剥削了,在这种情况之下,申诉是合乎情理的。

  特别是,如果企业把“加班文化”异化成为一种强加给普通劳动者的潜规则,把劳动者的“无私奉献”当作理所应当,逃避薪酬体系的约束,那就应该让劳动监察机构关注了,不能让劳动者的汗白流。

  总之,职场本来就是双向选择,有些行业是有特例的,在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更是如此。望人们进去之前,特别是新毕业生,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个人简介
纽约大学高级金融专业进修班毕业,纽约市立大学电脑科学硕士。现任加拿大皇家银行风险管理部资深顾问。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
返回首页